草莓上的蛋糕

运动搬砖涨姿势!

【授权搬文】并不是替代人选(HE,虐梗有)01~03by:郭雪子626

冰室辰也:




其实也没想到自己会开贴写这个cp.


毕竟黑篮也是近期才补完,如果人物性格拿捏不准还请见谅,文属于慢热型,请富有耐心的看咯。


楼主争取一个月内完结它,属于连载中,如果大家看得上那真是莫大的荣幸了


【原创】并不是替代人选(HE,虐梗有)_赤黛吧_百度贴吧


http://tieba.baidu.com/p/3935733915?see_lz=1




第一章




那天在天台的相遇,虽说算不上美好但却也值得日后多回忆几次,毕竟是人生中少有的“大事”了。


黛千寻这十几年的光阴过的平平淡淡,如同一潭静水,没有丝毫波澜。


可就在高三那一年,那位向水中掷石子的人出现了,硬是打破了这份宁静,将他带进了另一种生活里。


“我想请你来当新型的幻影第六人。”


“我拒绝,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可我还是相当喜欢自己呢。”


黛是非常喜欢自己的,也实在钟意这样节奏缓慢的生活,绝不会轻易允许有人来扰乱了他。


但是眼前这位赤发少年,气场突然改变了,异色的瞳孔中添了几分兴奋,脸上也是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中二病什么的真是麻烦啊。】这便是黛对赤司的第一想法了。


之后的加入也就是一时兴起,偶尔在这种日常里还是会期待像漫画一样的情节出现不是吗。抱着这样的想法,随随便便的就又进了篮球部。


可接下来就不能只抱着半吊子的想法来应付差事了,至今为止,黛还是觉得当时再次加入篮球部就像掉进狼窝的肥羊一样。


每日大量的训练早就让他体力透支,比起其他一军人员,自己简直就是弱小的代言人。


身为前辈的自尊也被那个傲气冲天的小队长践踏的所剩无几。


“黛千寻,你的体能方面虽然比旧型上一个档次,但若真的上场比赛你未必能坚持到最后。”


这是某天赤司单独找黛说的话,与其说是友善的提醒,倒更像是斥责。


黛不禁有些温怒,不带惧色的对上赤司的异瞳,接下来他说的话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旧型’这个词是用来形容人的吗赤司,我可不是什么你用来代替那个黑子的机器,若是嫌我体能拖累你们,直接叫我走人就好。”


“真到那时我自有打算,现在你必须听从于我,黛千寻。”


【和在天台上那时一样的感觉又来了,“不可抗力”这个物理名词用在这儿真是合适。】黛皱眉,他实在想不明白区区一个一年级的小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震慑力,让人动口反驳的能耐都没了。


“……了解。”【并不是臣服,只是不想再和你争下去罢了。】


那之后,黛对篮球练习的态度明显认真了不少,对Misdirection的技巧也熟练了许多。


渐渐脱离了“一军最弱”这个阴影后,黛内心还是很爽快的,但是自己的训练量却以倍数增加。


对此赤司给的理由就是:你还远远不够。


内心有些窝火、不甘,可都被黛硬生生压了回去,面对这个趾高气扬的后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沉默。


越是相处的久,黛就越觉得赤司像自己读的小说里的反派角色,尤其是玩心机的那种。


往往那类人都会因为自己的一个计划里一处


往往那类人都会因为自己的一个计划里一处小小的瑕疵而发疯或者阵亡,如果套用到赤司身上……意外的合适。


细思极恐,黛不敢继续想,光现在的赤司都够他受的了,发疯的赤司岂不是要命的存在。


“你在想些什么。”清冷的声音从黛背后响起,吓得他一颤。


“赤司啊……有什么事吗?”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练习翻倍的部分做完了没?”


“还有20次的原地投篮。”


“只剩这个的话就没必要了,你可以现在回去。”


黛一抿嘴,并没有吭声。


只是无言的注视着手里的篮球,只当一个会传球的运动员也太可悲了。这是他在天台对赤司说过的话,不过看来对方根本没放在心上。


黛没有顾及赤司的目光,转身面向篮板开始运球,确定好角度后将球举起,眼睛盯着篮筐。


球脱手的那一刻,黛知道会进,他只是想证明给赤司看而已。


“……结束后就快些回家吧。”


赤司看球落地后说道,语气不如刚才那样犀利,表情也舒缓些许。


〖这个人,真的和哲也很像。〗


黛和黑子当年默默在体育馆里练习到深夜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让赤司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嘴角不知何时也上扬了几分。


没有再做过多耽搁,赤司轻轻地转身离去。


〖相像是好事,接下来的就只有超越。〗他内心盘算着,却忽视了一股从内心流露出的不安。


黛这时是真的从心里感到开心,不管是不是想得太天真,但也算是一种肯定吧。


他摸向篮球的手,更加坚定了些。




第二章




自从黛千寻成为正选并获得首发资格后,身边不屑的目光也就渐渐没了。


尤其是根武谷,在黛刚刚入部时根本没放在眼里。就算是前辈,像这种存在感低到都没人记得他之前在这里打过球的选手有什么好尊敬的。


“啊呀,小永你不可以这么想的,怎么说他也是小征拉来的人啊。”


实渕不满根武谷的态度,在一天训练结束后劝导起他:“而且小征不也说了,黛是整个团队里不可或缺的存在嘛。”


“哼,我现在连他的存在本身都感受不到,赤司也八成是吃坏东西了吧!”


“等,吃坏东西和这有什么关系!虽然那个人的能力我也不认同,但是小征一般不会出错的。”


实渕若有所思的轻捏下巴,他也不是完全不赞同根武谷的想法,毕竟各项能力只能是C等级也实在有点……不够格。


“你看你不也承认了,嗝————”


“哎呀讨厌!你不要在人家耳边打嗝,粗鲁的男人!”


实渕拍了一下根武谷的背肌,一脸嫌弃。后者则是毫不在意的回了一巴掌,看着实渕疼到扭曲的脸哈哈大笑。


“拜托你们笑的小声点,还有说前辈的坏话当着本人说并不太好吧?”


平板的声音突然从他俩旁边响起,吓得俩人齐齐退开一大步。


“黛,黛?!你什么时候……”


“你小子从哪儿冒出来的!”


黛的视线并未因为两人的喊叫而离开手中的轻小说,只是无视了那两个无礼的后辈走掉了。


【从一开始就在啊,你们的眼睛是摆设吗。】


虽然自己并不是太在意前后辈的礼节,但这么不被当回事还是头一次。


【只要是正选就没人有意见了吧。】


因为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日后的表现就不用提,黛很快就被赤司推荐并拿到了正选队员的球服。


根武谷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对待黛比之前亲昵了些,但是更随便了。


不过谁也不指望肌肉笨蛋会对人尊敬。


黛只是稍稍沉浸在了小小的喜悦中,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球衣的面料,这还是第一次自己拼尽全力得来的东西(不算上抢购手办的话)。


“你看起来很高兴。”


黛抬头,只见赤司依靠在柜子上看着自己。平时令人寒颤的眼眸现在只是半睁,配合着上挑的眼角就像是在笑一样;赤司也真的在笑,这张精致的脸表情竟会如此温和。


头一次,黛发觉赤司长的真好看。


“……黛,你在发愣吗。”赤司变脸的速度快到刚才那一瞬的温柔好似错觉,冷峻的气息再次袭来。


“没有。”否认自己的失态,黛胡乱把球衣往包里一塞,别脸不再理会赤司。


“距我们和秀德的比赛时间不多,你必须加紧练习,而且就那么点量每天都到这个时间是不行的。”赤司挑眉,注视着那颗银灰色的脑袋


【三倍的训练量我能完成就不错了。】黛没敢说出口,而是岔开了话题。


“你还真是信心十足啊赤司,在秀德之前还有好几场比赛要打不是吗?”


“你想说什么。”


“我们的对手不只是秀德,在它之前还有很多学校要对战,万一输了呢。”【我竟然说了赤司的禁词,明天练习量不会增加吧。】黛侧过头瞥了赤司一眼,那双异瞳已经完全透露出危险信号了。


“谨慎是好事,但你真的认为我会输给那些不知名的学校?”语调上扬,这句话根本就是质问。


【这个人刚才用了“我”,这是要有多自大。】黛懒得再接腔,反正这少爷怎样想都是对的,像他这样的选手没资格指手画脚。


赤司见黛不做声,不知为何有些火大,一种不被信任的感觉让他皱起了眉。


“黛千寻,你现在只用掌握好Misdirection就行,其他事情不用想那么多。明天中午来我这里拿CD,有城凛的比赛视频。”


“……叫我模仿学习那个第六人?”


“可以这样理解,如果你能有新的突破会更好。”


“……喔。”


黛背起包,从赤司身旁闪了过去。


自己这是在气什么他也不知道,黛明白赤司对那个第六人的关注,但是这样将那个人的打法强加在自己身上让黛很不爽。


【说白了不就是初次实验成功不成功,那就找个差不多底子的再重新实验吗?疯狂科学家吗他是。】


替代人选什么的,真不想当啊。




第三章




【这个世界很无聊。】


并不是因为轻小说看多了,而是从心底里这么想的黛正对着教室窗外发呆。


从小时候开始,黛的存在就像被抹去了一样。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获得关注,只是都失败了而已;事到如今,除了父母以外的人记不记得住他都难说。


上课从没被提问过,同学聚会从没被邀请过,必须全员参加的活动也常常忘记他。


黛没有沮丧、顺应,相反的是他乐在其中。不必参与进复杂的社交,一切事情都可以和他不相干,对于一个二次爱好者是多么轻松的事情。


可是久了,时间流的多了,难免会觉得无聊。


为了保持自己的孤傲,早就不愿特意去找其他人的黛;在听到赤司说的那句“我需要你。”时,真的有些开心。


正发着呆,脑海里突然闪过黑子的身影让黛惊的一震,随后就是一股烦闷涌上心头。


究竟是为什么,黛也不明白。


“好,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大家赶紧去吃饭吧。”


“起立,敬礼!”


【午休了啊,昨天和林檎酱的邂逅还有一半,第几章了来着……】


伸手去拿包里的轻小说,却在指尖触碰到书皮那一刻顿住了。


〖午休来找我来拿DVD,有城凛的比赛视频。〗


“啧。”


【真是麻烦。】


赤司的班级在二楼东楼梯口,学生餐厅则位于校园南角。脑内设计好最短路程后,黛慢吞吞直起腰来朝外走去。


直到下到二楼时,黛才意识到自己忘了赤司在哪个班级。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苦恼,甚至连停都没停就直接朝食堂进发了。


本应该是去买面包,但是想起天台在午休时会有女孩子们在,黛就决定去吃点热食。


“嗯……上次的拉面太难吃,这次就米饭吧……”黛看着菜单喃喃自语,没察觉到何时身边多了个人。


“这里的咖喱听说不错。”


黛浑身一僵,面无表情的看向赤司,后者也微仰头对上视线。气氛变得微妙,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为什么没来找我,忘记了吗?”赤司率先用质问打破沉默。


“忘了你在哪个班。”


“A组,下回记住。”


“……我去买咖喱。”


“一起,顺便把CD给你;还要问一些事情。”


这样的步步紧逼让黛很不自在,但自己有错在先也没理由说“不”。只能和赤司一起排队等餐,然后再坐在一起进餐……光是想想他冷汗都流出来了。


“黛,到你了。”赤司提醒道。


“啊?哦,不好意思……”


黛赶忙拿出餐票,等咖喱盛好后端起就直接走去找座位了,似乎完全忘记身后赤司的存在。


〖又是这样。〗


一红一金的眼眸不满的眯起。


他没想到黛千寻这个人的性格竟会这样独傲,而不是像黑子那样谦逊。


首先是违约,其次是无视;还有黛就根本没认真听过自己说话。


端起同样的咖喱,赤司向已经坐在角落的黛走去。


〖为了洛山球队,这只是一时而已。〗


有利可图时就多加关注,一旦没有用处或是有了更好的人选就立马丢弃。这是赤司变异瞳后所遵循的原则,黛千寻身上有无限接近黑子哲也能力的可能性这的确难能可贵,但无论是他的忽冷忽热的态度还是漫不经心实在是极易触及赤司的底线。


“黛,我刚刚应该说了‘一起’。”赤司拉开黛对面的椅子,声音低的可怕但唇角却带着笑意。


不过从温度突降这点来看,绝对是怒了。


“……我还没习惯和人一起吃饭。”


赤司挑眉,没有再追究。


“这是比赛视频。”赤司将光碟放到黛手边,对方点点头收了起来。


之后两人便是无言。


赤司无意间散发出的气场让黛倍感压抑,放入口中的咖喱也全然无味。


【真是难吃。】


黛有些后悔没去天台,女孩子们吵是吵了点但不会给他这么大压力。戳着一团米饭,感觉实在吃不下了。


“黛。”


赤司注视着黛的面庞,想从接下来的问题中从那双无神的眼睛里读出什么。


“什么事?”


“你最近有些心不在焉,是对什么有意见吗?”


“我有好好完成练习。”


“这个我知道,是指其他方面。”


“……并没。”黛躲开赤司的视线,继续捣着米饭。


“那就好好专注于你该做的,光盘已经给你,我希望会有成效。”


赤司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黛;短暂的寂静后,薄唇吐出今天他俩最后一句对话:


“你离哲也还有很大的距离,黛千寻。”


似是警告,又像是不抱期待。


黛在赤司走后很久没有动作,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又或是什么都没想。心中的愤怒、不甘都成了一种无力感,黛在那一刹那明白了自己至今没有二次退社的理由。


那份倔强,和想要证明自己能力的心情。


可唯一的方式是还原当年第六人的打法。


黛想起赤司看自己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失望,最后大概就是放弃。


【无非就是想找个替代品罢了,不过既然都这样了就陪你到最后吧。】


黛在决定后又隐约意识到自己抛弃了什么,大概是身为黛千寻本人的存在吧;不过那种东西不光是赤司,所有人都不在乎的。


真是个无聊的世界,对于黛千寻来说。


下一章

没有什么是食物不能解决的,如果有,估计是没吃够